微信服务号

幼儿园开学菜单上的江南点心 是否唤起了你的童年

来源: 亚博 浏览:173 发布日期:2020-02-05

  如果你想要在上海吃到一碗还算是有着过去味道的小馄饨的话,那么威海路上的弄堂馄饨或许可以满足你。“一切口味听女儿的喜欢,现在么也要看看外孙女的喜好了,”华妈妈笑着说,“当然咯,现在烧卖也要拿出去卖了,有点‘私房烧卖’的味道,所以口味也要考虑大众的喜好。外面卖的烧卖很多都是蒸好了还放在蒸笼里的,就是为了让你们买到的时候还是热的,但实际上口感已经一塌糊涂了,”华妈妈说,“要好吃,就得现蒸现吃,一般上笼蒸12分钟,拿下来以后趁热吃,味道才好。如果你觉得粥就应该是咸的,那不如试试看这道小点心烧卖好吃吗?这个答案很难回答,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东西特别管饱。从最基础的选料开始精挑细选,这只最早做给家里人吃的烧卖,也走上了品牌化之路赤豆糖粥要好吃,赤豆羹和白粥都非常重要。由于需要和白粥一起混合,因此赤豆羹的水量控制也相当关键,水多则稀,水少则稠,经验在这里便显示出了重要性。”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小馄饨并不是一种行将退市的小吃,毕竟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你总能见到各种各样打着“老上海传统风味”的饮食店,里面也总是不会缺少三鲜小馄饨,但我们想要讨论的,却并不是这种三鲜小馄饨的味道,而是记忆里,总是在礼拜天早上才能被大人带出去吃一顿的砂锅小馄饨的鲜美。但光是皮子薄也不够,糯米、肉末、香菇丁这三者的比例和口感调和也是相当有讲究,到了笋上市的季节,烧卖里不加点笋丁,简直就是对不起这个季节的恩物。从糖粥、赤豆小圆子到桂花酒酿圆子,这个老夫妻俩共同合作的小摊,有的不仅仅是传统好味道,还有相濡以沫的温情在里面。如今要在上海街头找一碗赤豆糖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就算是家里,也常常因为觉得麻烦而并不乐意做这种特别受小孩欢迎的点心。摊位旁边总归有这一大锅骨头汤,这是砂锅小馄饨永远比别的种类小馄饨更鲜美的原因之一,当然,洒在小馄饨上的榨菜末、虾皮、紫菜等也构成了鲜味来源,少不了的还有葱和香菜,这独特的香气亦是构成记忆的重要部分。”浓郁而黏稠的赤豆羹混合着桂花,口感甜而不腻,是做一碗好吃的赤豆糖粥的关键因为喜欢吃的人多了,华妈妈的烧卖也弄出了名堂经,从“朋友圈销售”走上了品牌化之路,这名叫“一只宝”的烧卖从使用的酱油、香菇、猪肉,乃至最基本的糯米都要精挑细选,甚至有些还用上了有机产品。如今的幼儿园里西式点心和中式点心混杂上阵,改善了孩子的口味,带出了我们的记忆,却也为之增加了一层淡淡的怀旧,毕竟在我们小的时候,吃的点心可都是传统中式款,只不过如今,想要吃到小时候的点心味道,实在有点难。这不是沙县小吃里的那种肉质扎实的口感,而是透明皮子里绽放出的一丁点儿粉红,你总是不能轻易地吃到一大口肉的,但却可以感觉到鲜肉和馄饨皮子两种不同的口感交融在一起,一个带点儿咸鲜味道,有点儿小小的弹性,另一个则向丝绸一样,跐溜一下就能滑到喉咙里,再伴随着“哎哟哟,烫死了!但味蕾的记忆却时不时地会闪现出一些片段让我们怀念。好吃的烧卖有吗?当然有,只是特别耗时间而已,想要好好做一笼烧卖,没有两个小时可不行。

  读书的时候来不及吃早饭,学校附近的早饭摊上买上两只,稀里糊涂地塞到肚子里,能让你撑到第三节课结束。白粥的熬煮也是异曲同工,水量的多少、是否混合糯米以增加黏稠度和口感、熬煮的时间等,都构筑成了一碗好粥的基础。一只真正的好烧卖的皮子得薄,毕竟大家更想要吃的是皮子里面那调味正好的馅儿,但又不能厚,一厚就会改变口感,烧卖也不能在笼屉上蒸得太久,否则皮子塌了坨了,吃下去满嘴浆糊感不说,就连馅儿也会变得有点水,彻彻底底地变成鸡肋。赤豆小圆子,江南人味觉记忆里的又一道美味。华妈妈是做烧卖的高手,在她还是小姑娘的时候,她的妈妈就在虹桥中学门口摆了一个烧卖摊。技术学会了,之后的精进也是个考验,毕竟家里还有女儿,做得让她满意才是最重要的。最常见的做法是先把赤豆挑好放在凉水里浸泡几个小时,等豆子吸饱了水之后,再放到锅里用大火烧开、文火慢煮,直到赤豆起沙却又不至于豆壳飘散方为好。”的叫声,或者“嘶嘶”的喘气,以及大人们无奈又心疼的指责,“叫你吃慢点不听!点心可以说是我们从小吃到大的东西,从幼儿园午睡起来后的那一餐,到现在工作时总习惯叫的下午茶,点心成了一座转化时间的桥梁,在“吃点点心垫一垫”的时候,就把时间轻轻地从中午挪到了晚上。更何况在东西饮食文化大融合的今天,糖粥怎么看都有点儿落伍。小馄饨是所有的关键。“烧卖要好吃,蒸也很重要的。”如果想要吃一碗好的赤豆糖粥,但又不想自己在家里开伙,那么最简单的方式,大概就是坐火车去苏州,寻找那个在皮市街花鸟市场门口摆了好多年的潘玉麟糖粥摊。后来,华妈妈去了家饭店上班,慢慢跟着后厨的点心师傅“偷师”,从和面、烫皮、擀面,一路到拌馅儿、炒料,再到捏制、上笼,一路费的心思也不比学生考试来得少。作为一款地道的江南点心,赤豆糖粥唤起的记忆大概有些久远,毕竟吃糖粥常常是在幼儿园做的事情,午睡起来穿好衣服,排排坐着之后,老师就会分发这种甜甜的味道。烫死了!卖砂锅小馄饨的小摊永远热气腾腾,摊主面前的炉子永远是双数,并且一刻不停地有砂锅被端上提下,砂锅多多少少是有些破损的,但保温的效果一样好。在弄堂、在菜场旁边吃一碗小馄饨,是多少已经迈入30大关的上海小囡的童年记忆现在愿意做砂锅小馄饨人家也是越来越少,毕竟所有的成本都在涨,一个砂锅坏掉就是十几二十块,但小馄饨的价格却并不能水涨船高。



上一篇:去咖啡馆喝咖啡要注意什么? 下一篇:田艺苗:秋天来喝下午茶